漩涡家的鸣门卷

晴明生子

有一些自己的私设,酒吞是皮肤
夏日的午后,晴明与酒吞坐在回廊中,刚刚下过的小雨缓解了午后的闷热,鬼王大人心情很好的将晴明抱在怀里,手指缠绕着人的银白长发,怀中的阴阳师放松身体依偎在大妖怀里
“这样的日子真好啊,真想永远过这样安宁的日子”鬼王有些疑惑的看着怀中人,轻抚人的后背“本大爷会一直都在你的身边,愿意陪伴你过这样的日子”怀中人听到这话,勾起唇角,温柔的笑出来,搂紧了大妖的腰身,将脸贴在鬼王的胸口上,享受午后的时光,只是片刻后,躺在鬼王怀中的阴阳师,站起身体,急切的跑到厕所,呕吐起来,酒吞轻抚人的后背,递给阴阳师一杯水
“你这是怎么了?最近总是这样”鬼王皱紧眉头,将阴阳师公主抱起,回到寮中,晴明房中围了一堆式神,鬼王不悦的皱紧眉头,将阴阳师抱在怀里,宣誓自己的主权,屋内惠比寿轻捋这小胡子,沉思片刻,才说到“根据脉象,晴明大人这是怀孕了,可是男人怎么怀孕”听到这样的消息,晴明的房子如同炸了一般,众式神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酒吞更是呆立了原地,片刻大妖失态的跳起来,跑出房门,在庭院中狂奔,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把屋内的式神,一股脑推出屋内,鬼王搂住阴阳师,脸上满是喜悦“想不到,我做爸爸了呢,崽子取什么名字呢”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堆养胎书《准妈妈健康饮食》《孕妇注意事项》等等,鬼王大人贴心的承包下了,阴阳寮所有的工作,大阴阳师一脸慈爱的轻抚小腹,找来始获鸟,开始跟她学习制作婴儿的衣服,忙碌一天的鬼王从背后拥住阴阳师,大手轻抚人的小腹,眸中满是宠溺
“好好休息一会吧,崽子的衣服不忙做”偷偷在阴阳师脸上印上一吻,鬼王沉思片刻,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你在平安京养胎还是太过危险,崽子成长会吸收你的灵力和本大爷的妖力,等怀孕后期你的灵力几乎消失,在待在平安京会有危险,跟本大爷去大江山吧,去哪里有人保护你,等身子好了再回来,行吗”鬼王有些不确定,看着阴阳师的脸,心中忐忑不安,阴阳师做了决定,温柔的轻笑“那就拜托,夫君了呢”次日二人启程,只带了惠比寿和始获鸟保护,白发鬼王抱着阴阳师,静静注视阴阳师的脸,牛车在缓缓向大江山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