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家的小酒鬼

【酒晴】 呼唤你的名字2

自从某位阴阳师消失之后,鬼王大人就在一直寻找晴明的踪迹,但无疑是大海捞针,根本就无从寻找,而此时鬼王大人,正在地府,满地盛开的猩红的彼岸花,鬼使兄弟正在前方引路
“鬼王大人,不知有何事要来冥府”酒吞眉毛皱紧“啰嗦什么,快点带路,本大爷有要事找阎魔”鬼使兄弟不在多说,默默在前引路,冥河之中受苦的魂魄传来凄厉的惨叫,鬼王眉头也不皱一下,继续往前走,直到面前出现一座宏伟的宫殿,一个绝美的女子正坐在一块云朵之上,女子勾起唇角,露出一个魅惑人心的笑容
“不知今日吹的什么风,把鬼王大人给吹来了,不知可有事”女子优雅的坐在云上,抬眼看着下面的人
“本大爷是来问草薙剑的下落的,喂,告诉我”鬼葫芦在人的腰上微微颤动,仿佛是在等主人的命令一般,阎魔默默看着鬼王,勾起唇角,娇笑道
“草薙剑就在地狱,鬼王想要便去取罢了,鬼使黑鬼使白,你们去给鬼王引路”鬼使兄弟带着鬼王离开宫殿,离开时,阎魔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道路愈来愈窄,愈来愈隐忍,时不时传来灵魂悲鸣的气息,灵魂更加的躁动不安,直到面前浮现出一个被锁链层层束缚的铁门,灵魂的波动更加强烈,鬼使兄弟的旗子与镰刀相互交叠铁链顷刻间全部断开,鬼使兄弟做了个请的手势,鬼王不多说直接跳去门中,随后门被关住,并紧紧束缚,门内灼热气息扑面而来,鬼王的身体一直在下赘,直达地狱的深处,而出现在鬼王面前的是一堆面色狰狞的血红色灵魂

【酒晴】 呼唤你的名字

人物是网易的,私设是自己的,最近玩语c被打击了,会有肉的
  其一
自从大阴阳师收服红叶作为式神以后,某鬼王以看望红叶的名义已经赖在阴阳寮已经一周了,大鬼王靠在庭院的樱花树下,因阴阳术的加持,庭院中的樱花常年不败,还正是盛开的时节,樱花瓣一片一片如同雨点一般落下,坐在石桌上的阴阳师,勾起好看的嘴唇,偷偷掐了一个手印,樱花瓣下落的更快了,于是鬼王大人就被彻底埋在了樱花瓣下,这么一折腾即使睡得再熟也会醒来,大鬼王气急败坏的坐起身体,拍掉身上的樱花瓣
“安倍晴明,本大爷睡一会,你就用这种手段来戏耍本大爷,本大爷今日定要拆了这阴阳寮”背后的鬼葫芦听从主人的命令,悬浮在空中,裂开的大嘴凝聚出赤红色的瘴气,大阴阳师一脸镇定,撑起结界,用折扇挡住脸,一双漂亮的眼睛满是笑意
“鬼王大人怎么把我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呢,我可是怕鬼王大人睡冷了,特地用樱花瓣给鬼王大人盖一层棉被啊”大阴阳师看着气的跳脚的鬼王,偷偷的低声轻语“言灵。缚”一条细长的锁链将鬼王束缚住,为了防止鬼王挣脱还撑开了一个结界,大阴阳师从新坐回石桌前,蓝眸看着被困在结界中,一副要杀了他的鬼王,阴阳师站起身体,轻轻敲打着结界
“你说什么酒吞,我听不见啊,什么,想待在里面啊,好好,我明日在放你出来”阴阳师自顾自的说着,随后又坐回石桌前,拿起笔书写咒文,结界中的鬼王气的满脸通红,可无奈妖力被封印住,只能乖乖的待在结界中看着阴阳师书写【其实这个人类长得还是很好看的,怪不得红叶会倾心与他,若是我能要认识他,会不会喜欢上他呢】鬼王吃了一惊,默默扫除这些想法,静静的想着自己喜欢的是红叶并想着阴阳师放他出来有他好看的,鬼王静静看着对面的阴阳师,只是阴阳师的身后却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双手上下翻飞不知用的是什么力量,原本在石桌上写字的阴阳师晕倒在石桌上,黑光一闪阴阳师消失不见,只留下还没写完的卷轴,而困住鬼王的结界也因此碎裂,原本束缚住鬼王的锁链,渐渐融入鬼王的身体,鬼王来到石桌前,拿起还没写完的卷轴,上面有阴阳师匆忙留下的信息“地狱   草薙  八歧”鬼王将卷轴放在怀中,面色僵硬的走出庭院,却不知酒吞童子和安倍晴明这两个人早已被人从大家的记忆中抹去了存在。

拼豆完成的酒吞,厉害了尼桑

晴明生子

有一些自己的私设,酒吞是皮肤
夏日的午后,晴明与酒吞坐在回廊中,刚刚下过的小雨缓解了午后的闷热,鬼王大人心情很好的将晴明抱在怀里,手指缠绕着人的银白长发,怀中的阴阳师放松身体依偎在大妖怀里
“这样的日子真好啊,真想永远过这样安宁的日子”鬼王有些疑惑的看着怀中人,轻抚人的后背“本大爷会一直都在你的身边,愿意陪伴你过这样的日子”怀中人听到这话,勾起唇角,温柔的笑出来,搂紧了大妖的腰身,将脸贴在鬼王的胸口上,享受午后的时光,只是片刻后,躺在鬼王怀中的阴阳师,站起身体,急切的跑到厕所,呕吐起来,酒吞轻抚人的后背,递给阴阳师一杯水
“你这是怎么了?最近总是这样”鬼王皱紧眉头,将阴阳师公主抱起,回到寮中,晴明房中围了一堆式神,鬼王不悦的皱紧眉头,将阴阳师抱在怀里,宣誓自己的主权,屋内惠比寿轻捋这小胡子,沉思片刻,才说到“根据脉象,晴明大人这是怀孕了,可是男人怎么怀孕”听到这样的消息,晴明的房子如同炸了一般,众式神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酒吞更是呆立了原地,片刻大妖失态的跳起来,跑出房门,在庭院中狂奔,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把屋内的式神,一股脑推出屋内,鬼王搂住阴阳师,脸上满是喜悦“想不到,我做爸爸了呢,崽子取什么名字呢”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堆养胎书《准妈妈健康饮食》《孕妇注意事项》等等,鬼王大人贴心的承包下了,阴阳寮所有的工作,大阴阳师一脸慈爱的轻抚小腹,找来始获鸟,开始跟她学习制作婴儿的衣服,忙碌一天的鬼王从背后拥住阴阳师,大手轻抚人的小腹,眸中满是宠溺
“好好休息一会吧,崽子的衣服不忙做”偷偷在阴阳师脸上印上一吻,鬼王沉思片刻,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你在平安京养胎还是太过危险,崽子成长会吸收你的灵力和本大爷的妖力,等怀孕后期你的灵力几乎消失,在待在平安京会有危险,跟本大爷去大江山吧,去哪里有人保护你,等身子好了再回来,行吗”鬼王有些不确定,看着阴阳师的脸,心中忐忑不安,阴阳师做了决定,温柔的轻笑“那就拜托,夫君了呢”次日二人启程,只带了惠比寿和始获鸟保护,白发鬼王抱着阴阳师,静静注视阴阳师的脸,牛车在缓缓向大江山前进